日沐雨润树.

[麦源]That would be enough.

*梗概:"Look round, look round at how lucky we are to be alive right now. "

*他们属于暴雪 ooc属于我.

by澍昱.


他第一次见到源氏那么失落。

这是一个如此纯粹的心情,没有愤恨,没有阴郁,就像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,你能轻易看见那颗心脏在里面搏动,悲伤从那儿涓涓流露。

麦克雷猛吸一口雪茄——他平常不会这么做,这样一次性的吸食可谓奢侈且浪费。但当下不是他该享受的时间,他取下嘴里的烟蒂随意丢在地上。焦味与腥臭浮沉在空气中,牛仔的每一步脚下都是坑洼不平,可能是破铜烂铁的碎片,也许是黏糊糊的内脏。不管是什么,他不想看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。

源氏蜷缩着坐在广场一侧建筑的台阶上,抱着膝弯。他将面甲弃置于一旁,为了自己能呼吸到这个夜晚更浑浊的空气。

麦克雷来到了他战友的身边,解下束在腰带上的布条,他用它绑着一把肋差。

源氏没有顺手去接,反而低下脑袋把脸埋进双臂里,都不想看他一眼。于是麦克雷把肋差横放在忍者身边,自己则半跪在对方面前。“嘿,”他听到自己干涩的嗓子这么说道,“瞧瞧四周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瞧瞧这一切开始的地方。多拉多是个美丽的城市,他们在那儿邂逅了爱情。或许是那时的星空太过璀璨,令彼此内心悸动;那时的烟火也繁花似锦,每一簇花火在天空溅开,响声就如心脏的鼓动。庆祝光明节的人与智械和平且热情,两名特工的心并不放在治安任务上。因为氛围刚好、时机正好,所以他们亲吻了对方。

今天多拉多的夜空繁星依旧,这座城市却已然沦陷于一片寂静之中,人群与智械逐渐腐化,七横八竖地散落在城市的广场上。

源氏微微偏过头,看见那把静置着的肋差沾着血。有什么似乎从他眼中抽离了一般,他的眼神恍惚了一下。腹部的传感器此刻又开始告诉自己挨得那枪是痛的,他得赶紧找人把枪子儿取出来,要不然阻塞时间过长影响到机体运转,回去的路上会很麻烦。

他开始自暴自弃了。源氏懊恼起来,他又要犯老毛病了。

“好吧,”麦克雷看着面前的爱人没有动静,着实无奈。他在暗影守望那段时间就是这么把他哄过来的,那时的源氏脾气不大好,也从不会压抑自己的情绪。到现在七年的时间,麦克雷偶尔还得这么耐心地哄他——在他自责的时候。于是他拖下那副皮质手套,尝试着牵过忍者的一只手。很庆幸,源氏乖顺地没有任何反抗,但这也没令麦克雷感觉好到哪儿去。若是耍着性子摆摆两下手他还能报以理解的笑笑,对方是在赌气。而现在,源氏真的很需要安慰或者其他什么的。

他很需要麦克雷。

“源氏,我希望你能清楚,你还活着就是个奇迹。”

他的爱人也慢慢握住了他的手,指尖蹭过枪手温暖的手掌,小心翼翼的。他还是没有抬头,只是通过这个方式告诉关心他的牛仔,告诉他他在听,他有接受。

“好好活下去就足够了。”

麦克雷曾经和姑娘们调情时从不会谈及生与死,姑娘们的心中只有对精致生活的向往,他只需要灌注夸赞与甜言蜜语。到了岛田源氏这儿,他却只能用简单的词句直抒胸臆。他虽然还是会对他的爱人说情话,只是在忍者面前不再如此得心应手。

源氏终于愿意看向他了。他皱着眉毛,在牛仔看来却显得可怜兮兮的。“‘好好活下去就足够了’?你是笨蛋吗。”

这就很冤枉了。我本来是想安慰你的来着,没想到你的自我要求这么高,麦克雷委屈地想到,嘴上却连连附和对方,“是,是。笨到把你的刀鞘都弄丢了。”

“你把我的刀鞘弄丢了?”这下源氏的整张脸都从臂弯里露出来了,他抽了抽鼻子,嘴角微微下撇。

“也不是弄丢了,就是...好吧,对不起。”麦克雷有些尴尬地捏了捏鼻子,尽量虔诚地向忍者表达歉意,“我右手拿着刀战斗时左手就一直拿着刀鞘,那时一紧张手就有些使劲儿...你懂了吧?我把它攥得有些裂开了,刀也有点收不进去,所以我就把它扔了。”

“抱歉,亲爱的。我并不知道刀鞘也很重要,要不你先去和长官汇合,刀鞘我帮你再去找找看?”

源氏在心中翻了个巨大的白眼,不过他也确实因为这个荒谬的解释嗤笑出声。他本就没想追究刀鞘是如何被他弄丢的,再重新找回的几率也微乎其微,不过他的确挺想离开这儿。此时牛仔已经先直起了身子,那只牵着忍者的手借力拽了他一把,源氏得以不用力就站了起来。

源氏活动了下双腿,确认无碍后便抬头看向牛仔放轻了语气,“不用了,一起回去吧。”说罢握紧了他的手。

时机不算好,氛围环境也比较糟糕,但他们还是凑近彼此交换了一个吻。

麦克雷在源氏扣上面罩前才发觉源氏泛红的眼眶,还有腹部的枪伤。痛吗,他问道。

忍者荧绿色的视觉槽幽幽亮起,光亮打在牛仔的脸上,他回答:“痛,那又怎样呢。”

有什么关系呢,他们不需要流芳百世,不需要金银财宝。他们只需要好好的活着,继续活下去就好。

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end.

汉密尔顿是真的好看 歌是真的好听.(。

评论
热度(29)

日沐雨润树.

"比这更伤人的事 我知道不可能存在."

© 日沐雨润树. | Powered by LOFTER